美国陆军展示陆基高超音速导弹和弹头模型
来源:美国陆军展示陆基高超音速导弹和弹头模型发稿时间:2020-04-02 01:20:30


2020年3月30日举行的中央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会议上提出,要高度重视防治无症状感染者,一旦发现无症状感染者,要立即按“四早”(早发现、早隔离、早报告、早治疗)要求,严格集中隔离和医学管理,公开透明发布信息,坚决防止迟报漏报,尽快查清来源,对密切接触者也要实施隔离医学观察。

有网友评论道,“本届政府正在拼命寻找替罪羊,为他们没有及时做出反应承担责任”。据新华社3月28日报道,以色列卫生部28日报告新增584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创该国出现疫情以来最大单日增幅。

“我觉得最可怕的,并不是无症状感染者传染给多少人,而是这种病毒从此潜伏下来,总有不敏感的人成为携带者,防控就很麻烦,需要不断地对这些人群进行检测。”于学杰说。

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近日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他不认为现阶段中国存在大量的无症状感染者。如果有的话,这些无症状感染者一定会把病毒传染给其他人,使得中国新冠肺炎确诊人数更高,但实际上,近段时间确诊人数却在下降,一些省份已经零增长。

“流行病调查没有统一、绝对的标准,这就要求我们流调人员要开展更详细的调查,比如对感染者及其密切接触者的旅居史、接触史,是否去过危险地区,接触过一些高危人群;如果流行病调查做的比较粗,可能就简单问下姓名、住址、年龄,参考意义就比较小了。”王培玉认为,目前需要搞清楚的两个科学问题是,无症状感染者的百分比例是多少,无症状能持续多长时间。【被批疫情防控不力 彭斯试图把锅甩给中国和美疾控中心 美国网友不买账】当地时间4月1日,CNN发表题为《彭斯试图将美国对新冠疫情应对的任何延误归咎于中国和美国疾控中心》的视频和文章,称彭斯意图把特朗普政府应对不力的批评甩锅给中国和美国疾控中心。

于学杰认为,对于流行病调查人员来说,准确找到无症状感染者的密切接触者,并将他们隔离,这些难度和工作量都是非常大的。更难的是如何溯源,如何让他们准确回忆起过去14天内(一个潜伏期)接触过哪些人,甚至是他们外出时接触过的大量陌生人。

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副院长王培玉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表示,无症状感染者有两种,一种是刚开始没有症状,但是核酸检测呈阳性,医学观察几天后出现了症状,这类属于处于潜伏期的病人;另一种是过了潜伏期之后也没有症状出现,这类就属于携带者。需要指出的是,只有后者是真正的无症状感染者。

中科院天津工业生物技术研究所所长、农工党常委马延和撰文指出,确定无(轻)症状携带者的比例很重要,应该适当考虑开展对这样的无症状携带者的筛查。

彭斯在CNN电视的采访中说:“我非常坦率地告诉你,在一月中旬,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仍评估冠状病毒对美国人民的风险很低。第一个病例出现在1月下旬,大约是1月20日左右,这位患者去过中国。”

当被问到“美国防疫工作是否起步较晚”,彭斯表示:“事实上,如果中国更愿意提供帮助的话,我们的情况可能会更好。中国在新冠病毒问题上比过去15年在其他传染病问题上更加透明。但现在看来,疫情可能在早在全世界去年12月知道中国正在应对这个问题之前,或许在更早的一个月前,就在中国爆发了。我必须告诉你,在领导这个特别工作组一个多月后,我不仅为特朗普的领导力感到自豪,而且为向总统提供每一步建议的所有人感到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