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政府将大规模驱逐中国公民?中使馆发声明


他们声称,台湾在这次应对新冠肺炎疫情中表现出色,把台湾排除出世卫大会,将损害全球卫生安全和台湾卫生安全。嗯,这是台独分子最常用的说辞。然而,既然在没有加入世卫组织的情况下,台湾都能很好应对新冠肺炎疫情,这不恰恰说明不允许台湾参加世卫大会不会影响台湾的卫生安全吗?至于全球卫生安全,台湾如此“出色地”处理好新冠肺炎危机,说明它不参加世卫大会也不会损害全球卫生安全。事实上,台湾在祖国母亲的呵护下,同世卫组织在技术层面的联系和合作是畅通的。世界上有什么重大疫情,台湾能够通过世卫组织平台了解到;台湾如果发生重大疫情,也可以及时向世卫组织发出警讯。

杨勇回忆,自己没有在车上准备防护和消毒用品,所以一到就芬兰就直奔药店,但是没有买到口罩和消毒液,后来问了几家也都卖完了。幸运的是,在芬兰一个旅游点,杨勇碰到了一个戴口罩的中国人:“他也是重庆人,看到我的车牌是重庆的,就和我聊起天来,正好他有多余的口罩,就给了我一个。”

我怀着极大的好奇心拜读了《新观察家》周刊于2020年3月31日发表的、由86名法国议员和40名法国医生学者联署的文章《世界卫生组织应与台湾全面合作》,试图从中获得一些国际知识和国际法营养。然而,读罢颇为失望。这是一篇错误百出、满纸荒唐的文章,不仅不能予人启迪,反而具有极大的误导性。更为严重的是,它暴露出签署这篇文章的人国际知识极度贫乏,逻辑思维十分混乱,政治动机十分可疑。

与医护人员告别后,杨勇接受当地电视台采访,然后跟着警察去提车。“隔离14天,终于自由了!”杨勇早已按耐不住再次驾车出发的心情,但回忆起这半个月的隔离时光,“还是有些舍不得,感觉自己挺幸运的,碰到了一群可爱的人,他们面对疫情依法办事,但更通人情。”

“在卢森堡的一段经历,让我真正感受到疫情的严峻。”杨勇回忆说,当时自己将车停在路边,回来时发现车胎被锁了,“我开始以为是违章停车,等交警来了才发现是为检查新冠病毒。他们开始时不敢靠近我,还把嘴捂住,并戴上手套翻看我的护照,直到我说自己已经出来快3个月了,他们才放下戒备,了解情况后就放行了。”

“遇到重庆老乡,送给我一个口罩”

原本以为入境俄罗斯就没事了,结果没想到的是,3月18日杨勇行驶至莫斯科附近大卢基市又一次被拦下。当时,他正在市内一路旁停车休息。俄罗斯交警看到中国牌照的汽车便过来询问,并查看他的相关入境证件。

欧洲疫情蔓延期间,杨勇选择不住酒店:“20多天,我都是在车上睡的。一次饭店没去、一次澡没洗过…… ” 3月中旬,欧洲多国开始关闭国境,杨勇只能放弃去意大利、西班牙等国计划。在德国时听说波兰第二天就要封国,杨勇便驱车7个小时奔赴波兰。到了之后又得到的消息,俄罗斯马上也要关闭国境。

法国BFM电视台一位评论员在这一时刻发表不尊重逝者的言论,是很不合适的。中国驻法国大使馆对此表示强烈不满和谴责。我们注意到他本人和电视台已就此公开道歉。

杨勇是重庆人爱吃辣,医护人员得知后就买来了俄式辣椒酱和酱油。“没想到他们对我这么贴心。”杨勇收到时又意外又感动,“医护人员偶尔还会给我送来泡好的方便面换换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