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宪法修正案全民投票日期将于俄疫情结束后决定


然而,截至目前,然而,连花清瘟抗新冠病毒的分子机制尚不清楚。

不过,作者们也指出,尽管中药在中国广泛用于病毒性肺炎的防治,但人们对中药的作用机理和有效成分仍存在一些疑问。

在3月23日下午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于武汉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中国工程院士、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张伯礼表示,临床数据显示,金花清感颗粒和连花清瘟胶囊这两种中药对治疗新冠肺炎具有确切疗效。

科莫宣布,因为新冠肺炎疫情持续,此前关闭的学校将延长停课至4月15日。

此外,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的官方网站显示,目前已有两项关于连花清瘟治疗新冠肺炎的临床试验,均于2月1日注册,状态为预注册。2020年3月27日0—24时,河北省无新增报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无新增死亡病例,无新增疑似病例。

《诊疗方案综合分析》中梳理了方药推荐情况,按照应用频次排序,中药方剂中麻杏石甘汤频次最高为15次;其次为宣白承气汤和升降散;中成药中,安宫牛黄丸频次最高为15次,其次为血必净注射剂14次和连花清瘟胶囊(颗粒)12次。

3月20日,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团队也在《药理学研究》(Pharmacological Research,IF 5.572)发布论文,题为《连花清温对新型冠状病毒具有抗病毒、抗炎作用》。这项研究采用瑞德西韦作为阳性对照,研究连花清瘟在体外对于新冠病毒的抑制作用。

值得注意的是,该研究系首次报道连花清瘟(Lianhua Qingwen Formula,LQF)作为新冠肺炎治疗中抑制剂的分子机制。作者们得出,连花清瘟可通过关键分子激活的抗病毒、抗炎等协同作用减轻新冠肺炎的症状。

张伯礼还提到,“建议发热比较轻、头痛严重的新冠肺炎患者服用金花清感颗粒;发热重、便秘的新冠肺炎患者服用连花清瘟胶囊。”

除此次对付应用于新冠肺炎治疗之外,此前在其他病毒抗击中叶被认为有所疗效。2003年,中国军事医学科学院曾经开展了连花清瘟抗SARS冠状病毒的研究,结果表明,连花清瘟胶囊可以在体外抑制SARS-CoV病毒。此前,也有研究团队认为,在治疗甲流H1N1时,连花清瘟和奥司他韦具有相同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