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州州长:呼吸机存量仅能撑6天 已采取"极端"措施


到机场以后,因为飞机要整体消毒,所有人被通知在原座位等待,空姐给我们一一测量体温。一个小时之后,一部分被叫到名字的旅客先下机检疫,空姐告知我们,他们是来自疫情较重的地区。又过了一个小时,我们终于可以按座位顺序下飞机。

在众多热心人士的悉心照护下,小宝和其他小朋友一样健康成长。但随着一天天长大,小宝已到了上学的年龄,监护人缺位的问题迫切需要得到解决。

之后这段国内转机的行程,我更能明显感受到国内防疫的严格认真,不同于法兰克福飞上海的拥挤程度,整架飞机上乘客不到三十个人,人们都隔着坐。到达长春以后,由于在回国前一周,父母已经将我回国的信息上报给社区,一出机场,我便直接被工作人员用120救护车拉回到我老家的宾馆隔离。

在4月1日的节目中,《新闻1+1》连线总台央视驻北美记者殷岳、纽约华人医师会秘书长尚玥婷和美国长岛北岸医院ICU主任周秋萍,回应公众关切。

总台央视驻北美记者殷岳:现在美国有很多学校基本上都已经改成线上授课,减少人员聚集所带来的风险。另一方面,使领馆也在积极向中国留学生发放一些必要紧急的防疫物资,包括口罩等。同时使领馆开辟了很多热线,随时给留学生群体、华人群体提供相关帮助。

隔离房间里备好了医用外科口罩、水银温度计和相关宣传资料

3月30日,澎湃新闻记者从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获悉,近日,该院依法适用特别程序对该案进行了审理,一审终审判决撤销郑某作为小宝监护人的资格,并指定居委会作为小宝的监护人。

法院表示,鉴于小宝的生父不详,外祖父母又均已去世,从过往几年小宝的照护情况来看,居委会完全可以肩负起对小宝的抚养责任。据此,居委会要求指定其为小宝的监护人,于法有据,法院对该申请予以支持。

爸爸连续几天到酒店外看徐蔓宁

3月26日,德国确诊人数超过三万,我留守在德国的朋友已经尽量不再出门,他们说超市里几乎见不到中国人了,外国人仍然不戴口罩,可能现在也买不到了。一名不合格的妈妈,被撤销了“做妈妈”的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