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40名实习医生无视禁令聚餐 已有18人确诊感染


就在这几天,托尔卡切夫说要带杨勇去乡下住几天,体验下俄罗斯乡村生活。这位俄罗斯朋友还说:“没啥麻烦的,我们是命运共同体嘛,就应该互相帮助,只是不知道村庄还让不让进,祝我们好运吧。”据《印度教徒报》7日报道,印度经济监测中心的数据显示,过去两周因为印度全国“封城”,造成至少有5000万人失业,这一结果使印度的城市失业率从两周前的8.66%上升到目前的30.93%。

欧洲疫情蔓延期间,杨勇选择不住酒店:“20多天,我都是在车上睡的。一次饭店没去、一次澡没洗过…… ” 3月中旬,欧洲多国开始关闭国境,杨勇只能放弃去意大利、西班牙等国计划。在德国时听说波兰第二天就要封国,杨勇便驱车7个小时奔赴波兰。到了之后又得到的消息,俄罗斯马上也要关闭国境。

“在卢森堡的一段经历,让我真正感受到疫情的严峻。”杨勇回忆说,当时自己将车停在路边,回来时发现车胎被锁了,“我开始以为是违章停车,等交警来了才发现是为检查新冠病毒。他们开始时不敢靠近我,还把嘴捂住,并戴上手套翻看我的护照,直到我说自己已经出来快3个月了,他们才放下戒备,了解情况后就放行了。”

由于不懂俄语,杨勇和医护人员沟通基本依靠翻译软件。即便如此,医护人员也会经常询问他“有什么生活上的需求”。听说杨勇手机充电线太短,一位工作人员就给他找来一个插线板直接能连到床头。

崔大使:也许你可以去问他。杨勇与俄罗斯医护人员合影(受访者供图)

【海外网4月8日|战疫全时区】关上车门的瞬间,杨勇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终于自由了。拿到核酸检测结果,与医护人员合影告别,接受当地媒体采访,跟随警察去取车,这是他在俄罗斯豌豆湖疗养院度过的最后一天。

“我想问一下还有关于我个人推特的有关问题吗?还有人对这个感兴趣吗?请你们一并提问。我只回答一次。”赵立坚在开始回答这个问题时说。

俄罗斯隔离医院一餐(受访者供图)

时间退回到60天前,杨勇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在俄罗斯经历14天隔离。这位26岁的重庆小伙、梦想着把中餐连锁做得比肯德基更强的热血青年,2019年12月22日从重庆启程,一路北上穿越中俄边境,开启一段横跨亚欧二十国的自驾之旅。然而,伴随着杨勇向西行驶的车轮,一场影响深远的疫情正迅速蔓延。

驻美大使崔天凯回应"病毒来自美国军方实验室"说法